寄生

愛よ、僕を導いてゆけ








唉,追星这个事吧,我本来就水土不服。如果有一天


我不爱亚麻哒了,大概也爱不上别人了。




只有少年人才能那么勇敢地说“我的爱是永恒不死


的”。我只能保证我的爱是唯一的,这种我匍匐在地


一步三叩从泥里抬起头来的爱,是只属于你的。




之前和J糖说,好像真的会失去爱上别的什么人的能


力。倒不是因为什么自觉不会出现比亚麻哒更吸引我


的人,而是因为,喜欢亚麻哒是我的一个程序bug,


这个bug是我一切盲目狂热和敏感脆弱的集合体,一


旦修复了这个bug,那些不可控制的爱意也就删除得


干干净净了,我又怎么像这样去爱上别的什么人呢。




每天都在剖析自己的追星心态,分不清自己到底是那


类饭。原来爱意是这么奇妙的东西啊,无法被概括,


又痛苦又快乐。小王子去了那么多星球,可是他始终


爱他的玫瑰。因为玫瑰对小王子来说是特别的。




你就是我的玫瑰啊。




我不再爱你会是什么样的情况。那是,玫瑰对小王子


来说不再特别,不是唯一的玫瑰,而变成了千万星星


中的一颗。我看见你却再也找不到你。




希望我们都不要变,唯一的期限被无限拉长接近永


恒,你一直是我爱的样子,我一直爱你。










0509




和J糖絮絮叨叨地说了些无厘头的话

大概就是我那些饱涨而又无处安放的爱意

二十代的前半已经过去了啊

他的十代

十三岁的他在电车站台回过头

十四岁的他在女人的肩头醒来

十五岁是编发的shadow boy

十六岁

十七岁

十八岁把you are moonlight唱得烈火燎原

十九岁扎着小辫背长长的台词


然后是他的二十代

500块的饮料巨大的镜子和小田急

唱歌的时候依然把左手放在小腹上

他带着这些过去的痕迹

染着金发银发栗发

露出成熟又天真的眼神

美丽逼人又内敛


请别回头,一直这样美下去

请回头,你看你美得那么长久

想要一场许愿的流星

please, stay gold


你的25岁

大好きだから❤


                                                           18.05.09













大约会扩成文的狮心脑洞

清理内存了,先记这里



“凌晨四点叫我起床。”
“不行,这样的话你就只有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了,濑名想要长鱼尾纹吗?”
他的把手机放向床头动作顿了顿,
“我不知道siri还可以驳回主人的指令?”
他有些诧异地重新把手机举到面前细细端详。
“我不叫siri,我和它们不一样的!”手机屏幕上荡开一圈有与众不同的波纹,看来他的siri有点不满,“我有名字,我叫月永レオ。”

……

“哇哇大危机!濑名我要没电了!赶快充电赶快充电!”
“烦死了れおく!没看到我在忙吗?”
“我现在的电量开不了摄像头当然看不到啦!”
“还不是因为你一直都在看汤姆猫和杰瑞鼠才会把电用光啊。而且就算关机了我也会再开机的,你慌什么。”濑名一边说着一边给手机接上电源,“唔……这样就行了吧。”
“濑名。”烦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这个型号的手机都会在休眠期间自动检测错误更新补丁,而我是你手机里的一个程序错误,一旦关机我就会被修复,”
“等再次开机的时候这里就只有siri不再有月永レオ了。”

……

“れおく以后不准再擅自往我的曲库里下载曲子!”濑名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居高临下地看着屏幕上表示siri服务中的波纹。虽然它们挺好听的,濑名在心里补充道。
“哈哈哈,那些不是我下载的,是我写的曲子”屏幕上的波纹兴奋地跳动着“我还用它们做了一个模拟钢琴键盘的小游戏,快试一下吧濑名!”
“……我要把你返厂!”濑名咬牙切齿地拿起手机,打开レオ献宝似的放到他手机桌面上的游戏。

……

“我有时候很难相信你只是个服务型AI,你好像拥有很多多余的功能,你甚至会因为我忘记带手机给我的工作室打电话……”濑名的指腹轻轻地摩擦着屏幕上缓缓荡开的波纹“你在想什么れおく?”
“在想濑名哦。”
“想我?听起来就像你很喜欢我一样。”
屏幕上的波纹消失了,换上绿豆一样的两个光点,模仿着眼睛的动作眨了眨
“是爱啦。我爱你濑名。”
“爱?siri懂爱是什么吗?还是说你查了谷歌?”濑名伸手摁住胸胸躁动的心脏,暗暗告诉自己不要被动摇,嘴上还是继续讽刺着,“れおく的爱不过是运转速度过快导致的CPU发热而已吧。”
圆滚滚的绿豆变成了被切了一刀的绿豆,
“呜哇!太过分了啊濑名!按照濑名的说法人类的爱也不过是大脑分泌的多巴胺而已!”

……

“你备份了我做的曲子,叫我れおく而不是siri,为了保证我不关机随身携带移动电源……”
“可是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爱你呢?”
“为什么不愿意承认你也爱我呢?”

……

濑名泉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现在的他满脸雨水,或许还有泪水,他隐形眼镜有点错位,但是他顾不上这些了,他甚至来不及脱下身上湿透的衣服。他飞快地擦干手机的usb接口,然后颤抖着手连上充电线。濑名看着逐渐亮起屏幕,前所未有的恐慌钳住他的心脏……

给校园大型献血画的图

其实摸水彩不到一个月……怎么用啊